当代人杂志丨花鹿坪变迁帖·王单单
2020-10-12 10:25:49     河北省文联    【字体:

  花鹿坪变迁帖

  王单单

  操家理物记

  陈永久的女儿嫁进城里后

  第一次回娘家,恰好遇到我

  正在和她父亲争论

  改造人居环境的问题

  我对她说:

  你打扮得漂亮又时髦

  你在人群中走过,定有人为你回头

  但谁也不会想到

  养你长大的家庭,竟然如此邋遢

  她听我说后

  脸瞬间羞红至耳根

  悄悄劝我不要和她爹争论了

  从此以后,无论我何时去遍访

  陈永久家屋里总是很整洁

  有一次,我用

  调侃的口吻问陈永久:

  现在住起来安逸不?

  他嬉皮笑脸地答道:

  安逸。

  放牛郎

  牛比人还要金贵

  这不是一种修辞

  而是事实本身

  姜华家院子里晒着一桶水

  每次都是姜华俯下身去

  饮了一口,确定温度后

  才让牛喝

  他说牛喝冷水容易拉肚子

  姜华喂了五头牛

  每年都有牛仔出栏

  靠着这点收入

  加上政府帮扶的二万五千元建房补贴

  他终于在公路边

  建起了一栋两层小楼

  将妻儿老母从穷山沟

  接进幸福的康庄里

  小康入门记

  驻村期满后,我还是会经常

  回到花鹿坪,看望我的挂包户

  为了让他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性

  通常我会选择突袭般出现在他们家里

  如果卫生搞得好,我就会夸奖他们

  并鼓励其继续保持下去

  如果搞得不好,我还会

  苦口婆心地劝导,并将其作为

  下一次回访突袭的重点对象

  如此多回访几次,所有挂包户

  都将提升人居环境作为生活的常态

  为了让大家能在好的环境里

  安居、乐业,整个国家从上到下的帮扶人

  都在绞尽脑汁,纷纷动用自己特有的方式

  一点一滴地校正着,改变着

  帮扶对象的生活习性

  从骨子里洗涤着他们——

  以便他们能,干干净净地

  步入小康社会的大门

  幸福小区的早晨

  阳光照在湖面上

  返射进易迁户邹长顺的家里

  令餐桌上,一碗新鲜的肉汤

  泛着潋滟波光

  回村偶记

  李菁家的狗最先冲过来

  似乎很兴奋,伸着大舌头

  舔我的手。我摩挲它

  黑亮的毛,比以前柔顺多了

  记得刚来花鹿坪的时候

  它龇牙咧嘴地瞅着我

  我也总拿着棍子防备它

  随着进村的时间久了

  渐渐熟络起来,它把我

  当作村里的熟人,有时

  在田间相遇,还会

  跟在身后,送我一程

  记一次婚事

  冯得喜家请了宅邻帮忙

  支起案板,锅灶和棚子

  准备为他女儿举办婚宴

  得知这个消息

  我和村委会同志火速赶去他家

  强制取消了这次婚宴——

  疫情期间,全国上下禁止群体性聚集

  冯德喜的妻子不理解

  说了很多怄气的话

  很不情愿地推迟了女儿的婚期

  半年后,我重返花鹿坪

  路过冯得喜家大门口

  他妻子追着我喊:

  “小王,进家来喝杯酒嘛

  你们之前都是起好心。”

  ——这天是她女儿的婚期

  我隔着院子祝贺她

  从她会心的微笑中看得出

  她早已消除了对我的芥蒂

  花鹿坪变迁帖

  1

  三栋楼房拔地而起:

  村卫生院、村级活动场所

  村委会办公楼

  这是三条站立的路

  这是我们指着天空承诺的手

  如今,它们矗立在旷野中

  像线装的《诗经》里

  一句赫然的诗——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

  2

  坑洼被填平

  障碍被清除

  急弯被缓解

  路面被硬化

  断头路被接上——

  通往吴家梁子的路

  就是通往花鹿坪的路

  就是通往布噶乡的路

  就是通往昭通的路

  就是通往云南的路

  就是通往中国的路

  也是通往世界的路

  更是通往人心的路

  唯有通往心灵的路

  成为坦途,人

  才会活得坦荡

  3

  整个昭阳区最大的

  烟草种植基地

  就在花鹿坪一带

  早春时节,黄土地

  会盖上漫无边际的地膜

  在阳光的照耀下

  恍如波光荡漾的大海

  几个躬耕其间的身影

  像孤岛,或者暗礁

  终日接受海浪的

  冲刷与拍打——

  这是花鹿坪的人们

  正在用辛勤的汗水

  在贫穷的生活中

  淘洗新的自己

  4

  在污垢中取出眼睛

  取出眉毛,取出鼻梁

  取出牙齿,取出嘴唇

  用清水一遍遍擦洗,他似乎

  从未有过清晰的脸

  以致他在镜中,第一次

  看见自己,竟然露出

  羞怯的神情,是啊

  它被覆盖太久了

  人们早已忘记

  他也是个拥有表情的人

  经我多次劝说

  他才鼓起勇气

  剪去蓬乱的头发

  剃掉发黄的胡茬

  ——他吓自己一跳——

  想不到有生之年

  还可以变得年轻

  还可以变回,那个

  干干净净的庄稼人

  5

  在裂缝中生长的人

  也会长成裂缝的样子

  就像石头下的根茎

  在探索光源时

  一再地弯曲自己

  当人们从破旧的土墙房里

  搬进新建的楼房时

  身心似乎才彻底舒展开来

  原本已经枯萎的部分

  也由黄返青

  有了区别于以往的精气神

  公益岗位

  不识字的,年纪稍大的

  弱劳动力,低保户等

  村里为他们设置了公益性岗位

  以此增加部分群众的收入

  他们的主要工作是

  参与提升人居环境

  他们焚烧垃圾

  清理道旁的水沟

  他们扫落叶,扫沙粒

  扫房前,扫屋后

  扫门前雪,扫瓦上霜

  扫出一个干净的村子

  扫出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

  一份账单

  徐佳丛在温州电子厂打工

  每月工资3000元

  妻子在温州饭馆里洗碗

  每月工资2000元

  以10个月计算

  这个家庭的总收入为50000元

  其中,房租费花去6000元

  夫妻俩在温州的生活费

  加上汇给母亲和儿子的

  共花去16200元

  往返车费和食宿花去1500元

  人情来往,送礼花去2500元

  母亲治病费用9800元,医保报销后

  实际花去5700元

  老家地皮硬化花去1200元

  买沙发1800元

  洗衣机1150元

  除去以上支出,还剩13950元

  对此,徐佳丛说

  这是他家第一次有积蓄

  他还感叹道:有点积蓄好啊

  人活起来胆子会更大些

  苹果小镇

  卯家冲是未来的苹果小镇

  为了配合生态旅游

  周围的住户需进行风貌改造

  开始大家不愿意

  总觉得是花钱做面子工程

  但经过村委会和驻村队

  反复交流沟通后

  一些人开始刷白了外墙

  一些人加高了楼层

  直到这个春天,苹果花开了

  苹果小镇的设想呈现了雏形

  人们终于理解了

  政府部门的苦心

  有村民已经打算将自家屋子

  开成农家乐,有人说

  虽然风貌改造出了部分钱

  但从长远利益看

  还是比较划算

  王单单

  原名王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16—2017年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获首届《人民文学》新人奖、2014《诗刊》年度青年诗人奖、2015华文青年诗人奖、首届桃花潭国际诗歌艺术节•中国新锐诗人奖、首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奖”新锐奖等奖项。参加《诗刊》第28届青春诗会。出版诗集《山冈诗稿》《春山空》等。

关键词 :当代人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河北省文艺网<<<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 : 河北省文联      责任编辑 :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监督电话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备案序号:冀ICP备16029069号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9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