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儿 |“没有小角色 只有小演员”——记村里先生二三事
2019-12-25 08:37:00     河北省文联    【字体:

  2017年5月4日,这是一个属于青年人的节日,但在河北省文联西配楼的大会议室却进行着一场别开生面的活动。由河北省文联、河北省影视家协会、河北省精品创作促进会联合举办的“有突出贡献的河北影视工作者表彰活动”,为年龄超过70岁,用自己的青春热血铸造“河北影视人精神”的四位老影视工作者村里、吕振侠、郭法曾、张子诚颁发了“有突出贡献的河北影视工作者”荣誉证书。年逾80岁的村里还特别创作了一幅书法作品《辉煌艺坛》在会上赠送给了他钟爱的河北省影视家协会。由此我对村里半个多世纪的“艺术人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请求他赐我一本他的著作《艺海情真——村里表演艺术谈》认真品读。

  正如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解晓勇在此次活动总结讲话中归纳的那样,“河北影视人精神”概括有四点:第一是扎根泥土、扎根群众、扎根生活,为基层群众服务的奉献精神;第二是热爱祖国、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礼赞英雄的时代精神;第三是钻研业务、埋头苦干、爱岗敬业的工匠精神;第四是敢于担当、勇于开拓,坚持社会主义文艺精品创作的现实主义精神。村里不仅体现了上述“河北影视人精神”的四个特点,而且他更是一名人民的儿子,一名革命战士,一名德艺双馨的文艺工作者。

  投笔从戎  初涉文艺

  1932年12月29日,村里出生在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东关村一个家境殷实的农户家。16岁前,他先是在家乡读私塾,后又进入保定中学读初中,随后由本家叔叔介绍,进入沈阳嵩山中学读高中。那个年代,恰是外敌入侵、国家风雨飘摇、战火频仍的时代,知识和信仰使少年村里的心田播下了革命的种子,他一直以“爱我中华”为人生格言,并终身践行。

  1947年,满怀一腔报国热血的村里像许多爱国青年一样,参加了“反饥饿、反内战、反压迫”的学生运动,并因不满国民党的独裁专制、贪污腐败而“投笔从戎”。同年8月,16岁的村里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编入了黑山、大虎山游击区冀东旅嫩江部,也就是后来的四野九纵、46军。

  受过高级中学教育的青年村里,在当时的部队里可称得起“大知识分子”,成为抢手的“香饽饽”。他先是做起了书记员,又兼任了文化教员,后来因为文化水平高,被分配到了部队文工团。从此,他的文艺天赋被逐渐激发出来,开启了艺术人生。在火热的革命斗争生活中,他如饥似渴地学习着一切,唱歌、跳舞、说相声、编快板、编歌词、拉洋片、打霸王鞭……他一样不落的全都学会了。在部队文工团里他演出过《夫妻识字》《兄妹开荒》,跳过《苏联马车舞》《中甸骑兵舞》《蒙古舞》……正是因为这段经历,在后来的演艺生涯中,村里成功地塑造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军人形象,如电影《粮食》中的八路军班长、《白求恩》中的政委、《啊,摇篮》中的老红军罗爷爷、《通天塔》里的司令员、《少奇专列》里的退伍警卫员。这些沉淀在人们记忆中的艺术形象至今令人难以忘怀……

  深入农村  磨练技艺

  新中国成立不久,村里从部队复员,凭着部队文工团练就的十八般武艺和厚实的生活功底,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河北省艺校。因为成绩出色,仅仅经过6个月的学习,便通过考核,被分配到了河北文工团(后改为河北省话剧团、河北省话剧院)任专业演员。很快,他和其他文工团的团员们一起投入到了不断的巡回演出活动中。每年从三月春归花开一直演到九月瓜果飘香,从平原到山坳,从海滨到草原,他和同事们的足迹踏遍了河北大地的山山水水,城市村庄。在那些岁月里,他们保持着每天演出六场,每晚演到后半夜的工作强度。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观众们的热爱和高强度演出的磨练,夯实了村里的演技和艺术素养。

  此时,他接到了一个特殊任务,与著名演员兼导演的鲁速等三人把梁斌的著名长篇小说《红旗谱》改编成话剧台本。大家群策群力,边演边改,不断修改完善。凭借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工匠精神,最终形成了在全国轰动一时的经典话剧《红旗谱》。创排这部话剧时,村里才20岁出头,但是他以丰富的生活和演出经验,塑造了一个形神兼备的农民形象——瞎子朱老明,并以此达到了他演艺生涯的第一个艺术高峰。

  投身影视  再攀高峰

  1959年,42岁的著名导演凌子风和47岁的崔嵬,决定将《红旗谱》搬上银幕。他们到天津(当时河北省会)遴选演员时,从《红旗谱》的话剧剧组中只选中了扮演朱老明的村里一人。这是村里第一次走上银幕。

  演好农民,是村里一辈子的追求。在接到出演电影《红旗谱》的任务后,他考虑到朱老明的双眼是被地主老财生生气瞎的,为了突出这个“气”字,村里决心把朱老明塑造成一位“睁眼瞎”,突出朱老明性格中的“硬汉子”元素。他想起儿时在故乡接触过的两位后天性的盲人。其中一个李姓的盲人是算命先生,健谈善聊,以前村里和李先生来往很多。于是,村里便多次专程去拜访他们,仔细观察他们眼睛的外形变化和盲人形体动作的特点,努力刻画好朱老明这一银幕形象。

  1971年6月30日,在纪念中国共产党的50周年生日前夕,当时宣传队要演出话剧《槐树庄》,村里饰演主角老田。虽然按常理说主角是不用参加装台工作的,但是村里一直以来都积极主动参与装置“吊幕布”“吊顶条”等高空作业,每次都不例外。在距离地面15米的“人”字梁上,村里照旧用手扶了一下吊银幕的钢缆,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天的钢缆上有电(后经测量电压为380V)。他说:“当时没有感到痛苦,就是觉得心脏有点收缩,然后就失去了知觉。”当村里再醒来时,已经是四天之后。从15米的高空摔下,且因为触电心搏骤停28分钟,身上骨折十余处——右肩胛骨骨折、四根肋骨骨折、右小腿骨折、左手食指、小指骨折、右手小指骨折、尾椎倒数第三节错位、右腿软组织破裂。从死神面前捡回了一条命的村里,修养一年后仍架着双拐,口吃、眼歪,但在省委和省医院倾尽全力组织力量、突击治疗下,村里得以重返银幕,出演创排新剧《战洪图》。人们都说村里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而村里却说自己是“身残志坚,要为革命奋斗终身”!

  1979年,村里又被上海电影制片厂的谢晋导演相中,借去拍摄电影故事片《啊,摇篮》,饰演剧中人老红军罗爷爷。剧中戏份不多,堪称“小角色”,剧本写他在保育院儿童“八月十五月儿明”的歌声中闭上了眼睛,牺牲了。为了表现好这一镜头,他反复琢磨,最后决定罗爷爷“在歌声中慢慢闭上眼睛,一滴热泪从眼角流到面颊,他右手握着的一把木头手枪,悄悄地滑出手中”。谢晋看后激动地说:“好!就这样!”从此,村里信奉“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改革开放之初,村里在由王心语执导的电影《陈奂生上城》中扮演陈奂生。作为北方农村出身的实力派演员,为了熟悉江南水乡生活,村里决心要深入到外景地生活几个月。于是他一头扎在广东潮汕地区的农村,了解当地风俗习惯,乡土人情,还学会了划船、喂鹅、栽菜、插秧……这些真实的生活使村里把江南农民憨厚、朴实、勤劳的性格塑造得活灵活现,深为观众所喜爱。在这部戏中有一幕是陈奂生采购原料后用板车托运的途中遇到大雨。拍摄当天,村里和他的同事们在三辆消防车四支水枪制造的瓢泼大雨中挣扎着拖拽陷在泥泞中的板车,双腿泡在过膝的水中,从下午5点钟一直拍到了晚上11点,才顺利完成6个镜头。围观群众深受两位演员的艰苦付出和敬业精神感动。正是这种对艺术一丝不苟的工匠精神使得村里的作品经得起观众和时间的考验。

  在1981年的一次聚会上,邓颖超和康克清两位老大姐对村里说:“你演的农民很生动,很感人。我们不能忘了8亿农民。”村里回答:“我是吃农村小米儿长大的,一辈子也不能忘了农民,一辈子要演好农民。”

  村里动情地回忆道,记得小时候看《水浒传》里面李逵有“三板斧”,联想到自己作为演员也要有“三板斧”:一是生活,二是实践,三是技巧。村里深知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要演好农民,就不能离开农村生活,就要广交农民朋友。采访中,他总是能如数家珍地聊起那些老一辈熟悉的名字:晋县(今晋州市)周家庄的雷渣子、无极县郭庄民兵营的郭宝斋、献县南河头村的张本林、遵化市西铺的王国藩、宁河县石家庄的邢燕子以及白玉兰、侯隽等等。正是他们这些现实中真实存在的时代楷模,为村里成功在舞台和影视艺术人物形象塑造上提供了大量的生活积累,让他深切地体会到了中国农民的精神世界,使他饰演的农民形象更加鲜活饱满,异彩纷呈。

  离休不止步  倾情献观众

  村里矢志追求的是实实在在的功夫,在演技上真实不虚,是被公认的实力派演员之一。因此,他成为首届河北省影视家协会副主席、顾问。在河北省影视家协会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被新一届理事会主席团聘任为名誉主席。在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开展的“双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评选中,他被评选为“百佳”老电视艺术工作者。1987年离休以后,村里又出演了四五部电影和数部电视剧,角色大都以农民为主。国内许多著名导演,在寻找老农民角色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村里。“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2003年10月,在天津宁河和河北顺平,村里参与电视剧《红旗谱》的拍摄,并扮演老驴头儿。在拍朱老忠去老驴头儿家推栅栏门儿一场戏时,朱老忠推门儿把老驴头儿撞倒。村里总觉得戏味儿不足,于是就让朱老忠一次次地推,村里就一回回地摔。因为是现场同期声,观众们边看边笑,村里从地上爬起来,对观众抱抱拳说:“老少爷们儿,大家先控制一点,让我摔一次成功的,下来给大家讲故事。”惹得观众开怀大笑。就这样,他一连摔了12次,才完成了这一个镜头。村里深有感慨地说:我觉得要想干好一件事,就得受点罪,就得付出艰苦劳动,只有艰苦的劳动才能换来事业上的点滴成就。正是这种精益求精、执着追求的精神,使得他饰演的老驴头儿完全没有演绎的痕迹,把一位生活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华北平原农村保守、倔强、本分的老农民形象演活了。

  村里一生耿直不阿、聪敏好学、不怕吃苦,而最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有失去过一个人民儿子的本色。无论是在艺术事业上,还是在个人生活中,他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精神要求自己。2004年,河北话剧院编排了反映抚宁县英武山村支书李家庚事迹的话剧《春打六九头》,导演请村里扮演老忙头儿一角,并要把他列在顾问、艺术指导职员名单上,村里说:“你要来这个我不演,我只是一个普通演员。”就这样,村里以七十多岁的高龄,每天骑自行车从河北梆子剧院宿舍到省话剧院参加排练,四站路远,风雨无阻,一直坚持到彩排成功。剧组多次要给村里派车,他却坚拒,非说这样正好锻炼身体。

  圈内人都知道村里有一个原则,对人民、对祖国有利的戏才拍,导向不正确的,哪怕片酬再高也绝不答应。村里对公益事业总是热情支持,无论哪里有需要,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参加。2005年,省影视家协会策划拍摄少年儿童电视剧《我们都是好朋友》,邀请村里参演。少年儿童类的影视剧本身就资金少、片酬低、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但是时年74岁的村里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在炎炎夏日中,每天身先士卒,从不因为自己年迈体弱而影响进度,并且他还利用拍摄间隙时间为小演员们做辅导。后来,这部投入仅300万元拍成的22集电视剧在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数字频道和多家电视台热播,夺得中国电视剧“飞天奖”,团中央“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人们常常说细节决定成败,性格决定人生,村里用他精益求精的艺术精神实践着自己心中的艺术理想。他一直遵循“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坚信“生活是一切文学艺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源泉”的真理,用心、用情、用一腔热血塑造了许许多多舞台和银幕形象。培根铸魂、守正创新、明德树人,听党话,跟党走,德艺双馨。村里的艺术人生给予了我们宝贵的精神文化财富,值得永久珍视、代代传承。

  村里简介

  村里,原名周存礼,1931年12月19日出生于河北省望都县,汉族,国家一级演员。省政协第三至六届委员。曾任河北省影视家协会副主席、顾问、名誉主席。中国视协、中国影协会员。1947年9月参军,1951年3月转业到河北文工团(后改为河北省话剧院)。在50多年的演艺生活中,演出话剧近20部,电影30部,电视剧20部(约100集)。主要作品有电影《红旗谱》《啊,摇篮》《陈奂生上城》,电视剧《咱爸咱妈》《远山》《石头梦》《龙盘沟》《晨星》《少奇专列》《抉择》《我们都是好朋友》《大哥》,话剧《红旗谱》《邢燕子》等。1980年因演《啊,摇篮》中老红军罗桂田,获“文汇电影奖”最佳男配角奖。上世纪60年代与人合作出版了学术专著《导演浅谈》。电视剧《咱爸咱妈》《我们都是好朋友》获“飞天奖”、广播剧《野山花》获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2001年7月获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首届百佳老电视艺术工作者”称号。

关键词 :村里|先生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河北省文艺网<<<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 : 河北省文联      责任编辑 :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监督电话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备案序号:冀ICP备16029069号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9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