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河北文艺网 >> 文艺评论

缩微的空间——五代、宋墓葬中仿木建筑构件的比例与观看视角

2017-03-17 18:44 河北文艺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缩微的空间

——五代、宋墓葬中仿木建筑构件的比例与观看视角

  【内容提要】:本文考察了五代、宋墓葬中的仿木建筑构件的比例关系及观看视角,发现工匠在对地上木建筑外观的模仿中,按照木建筑的规格将仿木构件进行等比例缩小,使其形成一个缩微的建筑空间。他们还充分考虑到观者的视角,并在墓葬中预设了特定的观看方位,其中表现出的观看规律恰与地上木建筑的观看方式相吻合。从而显现出墓葬中的仿木建筑与地上木建筑的密切关系。

  【关键词】五代、宋墓葬、仿木建筑构件、比例、观看视角

  就建筑外观而言,墓葬与地上木构建筑有着明显的差异,地上建筑可以致力于外观的装饰,并使其成为建筑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而地下墓葬建筑则很难做到,因为其外貌将完全掩埋在封土和地穴中。然而,人们长期以来对建筑外观的关注又迫使工匠去创造一种更新的方法,于是,他们便选择了一种巧妙的方式——将建筑外观搬到墓室之内,这便是唐末五代以来大量出现的新的装饰形式——仿木建筑砖雕。以洛阳伊川后晋孙璠墓为例,该墓平面呈圆形,以墓室中心线为轴,左右为对称的八根方形抹角倚柱,上承铺作,柱间为阑额,倚柱和阑额涂朱彩。斗栱上依次为撩檐方、檐椽、板瓦,撩檐方、檐椽涂朱。如果站在墓门向内观看,俨然是站在一座庭院的门口,而由立柱分割的几部分壁面便转化为一座建筑的不同开间。

  至宋代,墓室内的仿木建筑砖雕中大多不再有屋檐,而是专门致力于重重斗栱的塑造,那么,我们如何判定这些斗栱所表现的是否为建筑外观呢?根据《营造法式》:“殿阁等外檐自八铺作至四铺作,内外并重栱计心,外挑出下昂,里跳出卷头。”可见下昂是区分里跳、外跳的标准,即出下昂的一面为外向。反观这些仿木砖雕斗栱,均有下昂的出现(图1)。因此,宋代墓室中的铺作仍为外向,即表现的仍是建筑的外观。

  

图1 下昂

  (一)仿木构件的比例

  既然墓室内的仿木建筑砖雕意在表现建筑外观,那么如何使其达到视觉的真实就成为艺术家所面临的首要问题。对此,工匠主要采用了两种途径。

  首先,从仿木建筑的结构来看,其构件由不同砖雕构件组装而成的。以当时的技术,完全可以用整块砖来雕刻,但工匠却摒弃了这一简便的手法,而是采用更为复杂的形式,即先按照木建筑的造型加工仿木构件,然后再将这些部件进行装配组合。可见,这里的仿真不仅包括木构件的外形及内部的结构,甚至还包括制作的程序,即从视觉效果、材料和技术多个层面上仿真。

  其次,对各仿木构件之间比例关系的处理,这是加工、组装仿木构件的重要前提。那么,工匠确定各构件的尺寸及比例关系的标准是什么?这一标准与地上木构建筑之规制有何关系?笔者认为,解决此类问题的行之有效之方法,便是以木构建筑的规则为标准,对仿木构件的尺寸、比例进行细致考察。

  基于此,本文将选用宋代《营造法式》(成书于北宋元符三年,1100年)作为基本的衡量标准。它是现存最早的建筑学著作,虽成书较晚,但其中多记载工匠代代相传、沿用已久的方法,且很多制度是编者与熟练工匠商讨研究后而制定的。而且,根据傅熹年的研究,唐代建筑的一些基本特点与《营造法式》较为吻合。因此,该书便成为研究八世纪之后建筑发展史的重要典籍。

  根据《营造法式》,木构建筑的构件之间存在较为严格的比例关系,以下仅列出与仿木砖雕相关的几个方面:

  1栱的高宽比例:栱高15份,宽10份,契高6份,宽4份,即栱和契的截面高宽之比均为3:2(图2)。

  2木构建筑的补间铺作与间广的比例:每一朵铺作的广是栱长加两个散斗耳,即单栱造是令栱长72份加散斗耳4份,共76份;重栱造是慢栱长92份加散斗耳4份,共96份。每铺作一朵占间广125份,用单补间铺作的间广250份,用双补间铺作的间广375份(图3)。但间广的分数并非一成不变,而是有一个变动的范围,单补间间广在200-300份之间,双补间间广在300-450份之间(按六等材)。

  3柱高:一般房屋及无副阶殿身柱高最大不超过双补间标准间广375份,最小可略低于单补间间广250份(按六等材)。

  对上述几项标准的选择均与仿木建筑之特点有关。该形式虽是对地上木构建筑的模仿,但受材料的限制,它根本无法完全按照木建筑来修建,只能对露在外面的构件进行刻画,如屋檐、斗栱、柱、门、窗等。而且,由于砖雕是依附在墓室建筑上的,属于浮雕的系统,我们看到的砖雕最多只有建筑外观的一半。因此,只需比较上述几点即可。

  

图2 《营造法式》中八种规格斗栱的图解

  

图3 标准间广、椽平长、生起的份数及实际尺寸

  在此,笔者将主要选取五代李茂贞夫人墓、冯晖墓、白沙宋墓等为代表,原因在于:一方面,对仿木构件之间比例关系的研究势必会涉及仿木建筑砖雕各构件的详细尺寸,而五代、宋装饰有仿木建筑的墓葬只有上述两座墓葬发表了较为详细的报告;另一方面,几座墓葬的仿木砖雕较为精美,基本可以代表该时代的最高水平。

  李茂贞夫人墓端门

  1.栱的高宽比例

  第一层建筑:门柱顶端铺作,未雕出泥道栱。华栱高13厘米,折合为3.9寸,相当于六等材9.75份;栱宽20厘米,折合为6寸,相当于六等材15份,高9.75份约等于10份,那么栱的高、宽之比即为10:15,与标准比例正好相反。补间铺作,未雕出泥道栱,华栱高13厘米,宽约13厘米,两者均约等于10份。其中栱高低于标准份数,而宽却正好吻合。两者的比例是1:1(图4)。

  第二层建筑:补间铺作,未雕出泥道栱,华栱高12厘米,宽12厘米,两者均折合为

  3.6寸,相当于六等材9份。其中栱宽较为接近,栱高明显减少。两者的

  比例是1:1。转角铺作,未雕出泥道栱,华栱高12厘米,宽12厘米,

  两者的比例是1:1(图5)。

  

图4 端门第一层铺作结构图(左:门柱顶端铺作;右:补间铺作)

  

图5 端门第二层铺作结构图(左:补间铺作;右:转角铺作)

  第三层建筑:西侧柱头铺作,未雕出泥道栱,华栱高约10厘米,折合为3寸,相当于

  六等材7.5份;宽约8厘米,折合为2.4寸,相当于六等材6份。如果将

  两者均增加一倍,即为15:12,与标准比例15:10较为接近。中间柱

  头铺作,未雕出泥道栱,华栱高约10厘米,宽约10厘米,两者的比例为

  1:1(图6)。

  

图6 端门第三层铺作结构图(左:西侧立柱柱头铺作;右:中间立柱柱头铺作)

  根据以上数据可以看出,该墓栱的高宽之比与木构建筑的比例3:2明显不同,即栱的宽度大大加宽了。此外,铺作中的栌斗及散斗的宽度也明显偏大。工匠有意加大柱头华栱、栌斗及散斗的宽度,可能是出于承重的考虑:一方面,增加栱的宽度可以加大着力面,以增加建筑的稳固性;另一方面,增加栱的宽度等同于降低栱的高度,这样也可起到稳固作用。从端门的保存状况也表明这种方法的有效性,斗栱支撑的屋檐大多基本完好,以第一层建筑较为突出。此外,端门上的铺作的另一特点是省略了泥道栱,这也许是工匠有意降低铺作的复杂性。这些均是仿木建筑发展初期所呈现的特点。

  2.补间铺作与间广

  端门第一层建筑虽有补间铺作,但未雕出泥道栱,所以无法得知其与间广的比例关系。但可将间广的大小与《营造法式》的标准相对照。第一层建筑的间广约360厘米,折合10.8尺,相当于六等材270份,虽与《营造法式》规定的单补间10尺(250份)稍有差别,但基本符合其浮动范围200~300份。可见,端门第一层建筑的间广基本是按照地上木构建筑的规度来定的。

  3.柱高与间广

  第一层建筑:柱高约330厘米,折合9.6尺,相当于六等材240份。根据《营造法式》,一般房屋及无副阶殿身柱高最大不超过双补间标准间广375份,最小可略低于单补间间广250份。端门的柱高则基本属于后一种情况,换言之,基本符合木建筑的规制。

  冯晖墓门楼

  1.栱的高宽比例

  

图7 冯晖墓门楼局部

  第一层斗栱:华栱的高与宽之比为3:2,正好符合《营造法式》中规定的栱的标准比例。

  第二层斗栱:未雕出泥道栱,华栱的高与宽之比为1:1。其形制、比例基本等同与上述之李茂贞夫人墓(图7)。

  2.补间铺作与间广

  门楼上层虽有补间铺作,但未雕出泥道栱,所以无法得知其与间广的比例关系。现仅将间广的大小与《营造法式》中的单补间相对照。间广约188厘米,折合5.64尺,相当于六等材141份。如果增加一倍将是282份,这一份数符合单补间的浮动范围200~300份。可见,该墓门楼间广是按照木建筑的尺寸的二分之一来定的,基本是木建筑的等比例缩小。

  3.柱高与间广

  柱高约70厘米,折合2.1尺,相当于六等材52.5份。如果增加一倍将是104份,与《营造法式》中规定的柱高“最小略低于单补间间广(250份)”的标准相差甚远。可见柱高并未像开间那样做等比例缩小,而是大大降低了。

  北京大兴区青云店辽代1号墓

  1.栱的高宽比例

  墓门栱高约24厘米,宽约12厘米,二者的比例为2:1。

  墓室内的斗栱为绘制而成,栱高与栱宽的比例为1.5:1~1:1。

  2.补间铺作与间广

  墓门补间铺作宽为72厘米,相当于六等材54份,如将其增加一倍则为108份。间广为168厘米,相当于六等材126份,将其增加一倍为252份。可见,间广的规模为《营造法式》中标准份数的二分之一,如按同样的比例,而铺作的宽度则明显大于标准76份的二分之一。

  3.柱高与间广

  墓门虽未雕出柱高,但根据其应在的位置可知,柱高略小于间广,符合《营造法式》所规定的标准。

  白沙1号宋墓(北宋元符二年,公元1099年)

  1.栱的高宽比例

  墓门铺作的栱高为15厘米,折合4.5寸,相当于六等材约11份;厚约为9.2厘米,折合2.76寸,相当于六等材7.4份。两者的比例约为3:2,但份数小于《营造法式》的标准15份、10份。

  前室铺作的栱高与宽之比约为3:2(图8)。

  后室第一层铺作的栱高与宽之比约为3:2,第二层小铺作的栱高与宽之比约为2:1(图9)。

  栱高与契高之比:除后室小斗栱外,所有铺作栱高均为15厘米,墓门铺作契高为5.2

  

图8 前室补间铺作、前室与过道转角铺作

  

图9 白沙宋墓后室第一、二层铺作

  厘米,前室铺作契高5.8厘米,栱高与契高之比为15:5.2和15:5.8,基本接近《营造法式》规定的15:6。

  可见,该墓栱的高、宽是按照木构建筑的标准等比例缩小的,在细节的处理上远胜于五代。

  2.补间铺作与间广

  墓门:补间斗栱为单抄单昂重栱五铺作,泥道慢栱长80厘米,折合2.4尺,相当于六等材60份,等于《营造法式》的标准份数90份的三分之二;墓门间广为160厘米,折合4.8尺,相当于六等材120份,小于标准份数250份的二分之一。可见,补间铺作的尺寸明显偏大。此外,根据《营造法式》,按重栱计算,铺作间的标准净距离应为29份,由于该墓补间铺作的尺寸相当于标准尺寸的三分之二,那么铺作间距应为约19份,但墓门的泥道慢栱是连在一起的,不仅如此,相邻的两个栱还共用一个散斗。《营造法式》中对此类情况也有涉及:如横向栱相碰,可用连栱交隐之鸳鸯交手栱,即在相连的两栱中间合用一斗,斗下隐作两栱头相交状。这种情况一是用在转角铺作与补间铺作相范时,再就是因稍间面阔稍窄而造成横栱相犯。该墓明显属于后者,而这样的结构必然会使得斗栱的规模增大。

  前室:补间铺作为单昂四铺作计心造,单栱造。根据《营造法式》,此类铺作的尺寸应以最长的令栱为标准。但事实上,该铺作的泥道栱长73.3厘米,相当于六等材约55份,而令栱却只有58厘米,相当于六等材42.5份。那么工匠到底以哪个长度适合间广的规模呢?东、西两壁为单补间,长1.84米,相当于六等材138份,如果将其增加一倍则为276份,符合《营造法式》规定的单补间的浮动范围200~300份。南壁有补间铺作二朵,长2.28米,相当于六等材171份,如果将其增加一倍则为342份,符合《营造法式》规定的双补间的浮动范围300~450份。可见前室东、西、南壁的长度是根据木建筑标准单补间的长度缩减一半而来的。按此比例,将铺作长增加一倍,令栱便是85份,泥道栱则为116份,显然前者更接近单栱造的标准尺寸72份。可见,工匠还是按照木建筑的规制注重令栱与间广的比例关系。但这样做势必会出现一个问题:虽然令栱符合标准尺度,但实际上铺作的长度应是泥道栱的长度73.3厘米,从而使得铺作前室明显偏大。这一特点与墓门相似。

  后室:平面呈六边形,分上下两层铺作。下层铺作为单昂四铺作计心造,单栱造。令栱长46厘米,相当于34.5份。如增加一倍则为69份,略同于标准尺寸72份。后室每面1.26~1.30米不等,相当于六等材94.5份~97.5份,如增加一倍则为189~195份,略接近于《营造法式》规定的单补间的浮动范围200~300份的最小份数。

  可见,该墓的墓门、前室、后室的间广均是按照地上木构建筑的标准的二分之一来建造的,只不过三者所依据的标准份值稍有不同,其中后室最小。而补间铺作与间广的比例也不尽相同,其中墓门和前室的铺作均偏大,好像在刻意夸张其体量,只有后室铺作比例与间广一致,为标准木构铺作的二分之一。

  3柱高与间广

  墓门柱高与间广完全相同,约为160厘米,完全符合《营造法式》的要求。前室柱高约180厘米,相当于六等材135份,如按照间广及铺作的比例增加一倍,则为270份,也符合《营造法式》规定的“柱高最大不超过双补间标准间广375份,最小可略低于单补间间广250份”。后室柱高约125厘米,约相当于六等材98.8份,如增加一倍则为197.6份。可知,柱高明显小于标准最小份数250份。如此一来,就使得后室斗栱的体量较为突出。

  根据前文数据的比较不难看出,仿木建筑与地上木构建筑之间关系密切,即工匠在制作仿木砖雕时基本是按地上木建筑的规制进行等比例缩小的。但不同阶段又略有不同:唐末五代,仿木构件的结构较为简单,构件局部的比例上有着明显的特点,即仿木构件的宽度如斗栱、间广等均偏大,高度均偏小。究其原因,可能在于:这时期是仿木建筑的生发期,很多技术问题还未能解决。因此,为了建筑的稳固性,工匠会在不影响视觉真实的情况下对仿木构件的高度做适当调整。这种状况在宋代中后期得到了很大的改观,此时,由于技术的成熟,仿木建筑的结构逐渐变得复杂,多为四铺作或五铺作,各部位构件及间广的比例逐渐规范,大体看来,均按地上木建筑规模的二分之一等比例缩小,只是斗栱的尺寸在构件中稍显突出。其中的原因较为简单,斗栱是木建筑中最为精彩的部分之一,为了在仿木建筑中突出这一特点,势必会对这一结构进行重点刻画。

  这种对原型建筑进行“缩微”的手法并非五代工匠首创,汉代也有类似的范例出现,如山东临淄东汉王阿命刻石(图10),它是对墓葬中的封土与祠堂的模仿与缩微,所不同的是,王阿命刻石并没有按照一个比例进行科学的缩小。

  

图10 山东临淄东汉王阿命刻石

  (二)观看视角

  笔者开始叙述墓室内的壁画时,曾试图站在死者的视角;而看到照壁时我们显然已经转过身来面对墓门,背后是长长的墓道。也许这就是送葬的人们对这座墓葬的第一印象。照壁不是一张平面的纸,那些立体的砖雕是最引人注目的部分,一眼望去,首先看到的其实不是那些复杂的升仙图像,而是一座高楼的轮廓。

  文中谈到的是观者在某一特定视角下对仿木砖雕的视觉感受,在这里,观者的视线使作品产生了存在的意义。对于那些长期从事艺术活动的工匠来说,这应该是一个熟知的法则,因为其作品的成功与否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观者的评判。以此推知,工匠在精心设计墓葬中那些复杂的仿木砖雕时,一定会预先设定观者的位置与视线,以求最大限度地展示作品最精彩之处。

  傅熹年在《中国早期佛教建筑布局演变及殿内像设的布置》一文中探讨了观者的视角与殿内建筑装饰及佛像的关系,他认为,30°仰角以内是人平视时可以较自然而舒适的视物范围,观者处在建筑的特定位置并以这一视角总能看到建筑内部装饰的精彩部位或佛像的全貌,如麦积山北周004窟、唐代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辽代应县佛宫寺塔、蓟县独乐寺塔等无不体现了这一规律,说明这是当时建造者有意设计的。那么,具体到墓葬中的仿木建筑,是否也存在这一规律呢?仿木建筑砖雕主要分布于墓门与墓室,位置不同,观看的视角亦不同,笔者将对此进行分别探讨。

  1.墓门

  河北故城西南屯晚唐墓:墓门高2.35米,假设观者的视平线为160厘米,那么,观者看到端门顶端的视角约为46°(图11)。

  

图11 河北故城西南屯晚唐墓墓门仰角

  李茂贞夫人墓:端门残高7.3米,当观者站在墓道进口时,是在俯视端门,这一位置很难看到端门的全貌,然后观者拾阶而下直至底部,此时观者看到端门全貌的视角约为41°(图12)。

  

图12 李茂贞夫人墓端门仰角

  

图13 冯晖墓墓门仰角

  冯晖墓:墓门高6.54米,观者站在墓道底部看到顶端的视角约为50°(图13)。

  白沙1号宋墓:门楼高3.68米,观者站在墓道底部看到其顶端的视角约为45°(图14)。

  

图14 白沙1号宋墓墓门仰角

  上述几座墓门的规模各不相同,但观看视角却较为接近,均在40°~50°之间,这种现象绝非偶然,而应是工匠普遍采用的一种方式。那么,工匠是如何能使观者保持较为固定的观看视角呢?其实方法很简单,即调整墓门至斜坡墓道底部的距离。其中李茂贞夫人墓端门最高,仅残高就已7.3米,端门与墓道底部的距离约为6.6米;冯晖墓之墓门高6.54米,端门与墓道底部的距离约为5米;白沙1号宋墓之墓门高为3.94米,墓门与墓道底部的距离约为2米;河北故城西南屯晚唐墓墓门最低,只有2.35米,墓门与墓道底部的距离约为56厘米。从这些数据的变化不难看出,为了保持40°~50°的视角,工匠会根据墓门的高度来调整墓门与墓道底部的距离,亦或是根据墓门与墓道底部的距离来决定墓门的高度。显然,这一角度远远大于人的正常视角,从而造成一种“需仰视才见”的视觉效果。一般来讲,这是人们对体量较大之物像的观看方式,也许设计者正是想通过此种特殊的视觉体验来突出墓门的高大与宏伟。更有意思的是,就规模很大的李茂贞夫人墓和冯晖墓而言,这种视觉感受是合情合理的,但对于那些规模较小的墓葬如河北故城西南屯晚唐墓,这种设计便起到了奇妙的作用,它强化了建筑本身的体量,使其瞬时变得伟岸起来。

  2.墓室

  与上述墓门的视角不同,墓室内仿木砖雕的视角又遵循着另一观看规律。由于斗栱是仿木建筑中最精彩之处,因此观看的视角当以此为准。

  河北故城西南屯晚唐墓:观者的视线正好与斗栱高度平齐。

  内蒙古清水河县山跳峁M4:当观者站在墓室入口处欣赏壁面斗栱之全貌时,视角约为14.5°(图15)。

  

图15 内蒙古清水河县山跳峁M4墓室内斗栱视角

  洛阳伊川后晋孙璠墓:当观者站在墓室门内观看仿木建筑之斗栱时,视角约为10°(图16)。

  

图16 洛阳伊川后晋孙璠墓斗栱视角

  白沙1号宋墓:当观者站在前室入口处,看到前室北壁斗栱全貌的视角约为35°,看到甬道北壁斗栱的视角约为21°;如观者位于墓室正中,看到前室北壁斗栱以及甬道北壁斗栱的视角一则分别为55°、22°;当观者处于后室门内,看到后室第一、二重斗栱的视角分别约为24°、39°;如站在后室正中,看到两重斗栱的视角则约为30°、60°(图17)。

  

图17 白沙宋墓墓室斗栱视角

  其中,河北故城西南屯晚唐墓、内蒙古清水河县山跳峁M4、洛阳伊川后晋孙璠墓的墓室内安置有棺床,因此观者的位置只能在墓室入口处,此时的观看视角均在30°之内。白沙宋墓的结构较为复杂,观者的位置也较为灵活,但其中也有规律可循,那就是当观者位于前、后墓室入口处时,其观看视角多在30°之内,正好符合人们自然而舒适的观看规律。那么,此处应为工匠事先为观者预设的最佳方位。可见,工匠在设计仿木建筑砖雕的比例关系与墓室规模时充分考虑了观者的位置和视线,与地上木建筑的设计原则基本一致。

  通过对仿木建筑的考察,我们可以看到,在对地上木建筑外观的模仿中,木建筑的法则是如何被巧妙使用并改造的。工匠按照木建筑的规格进行等比例缩小,使其形成一个缩微的建筑空间。他们还充分考虑到观者的视角,并在墓葬中预设了特定的观看方位,其中表现出的观看规律恰与地上木建筑的观看方式相吻合。从而显现出墓葬中的仿木建筑与地上木建筑的密切关系。

关键词: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河北省文联
责任编辑:傅艳超

相关新闻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备案序号:冀ICP备16029069号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5.5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