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河北文艺网 >> 文艺评论

为孩子构筑精神家园

2015-03-06 10:51 河北文艺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为孩子构筑精神家园

   ——动画片《老子道德三百问》观后

  先秦诸子百家的学说,构成了中华文明的历史文化宝库。老子的五千言《道德经》,是中华民族贡献给全人类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他的哲学思想照烁今天亦将照烁未来。

  随着中国国力的强大,我们越发有信心挖掘、继承、保护和弘扬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传统,近年来,我们看到传播中华文明的“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相继建立;我们看到投放巨资,由国际影星周润发扮演的孔子被搬上大银幕;由四大名著改编的影视作品也一再浮出,其中不乏商业巨制。而作为受众面最为广泛的电视文化,更是弘扬、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央视的“百家讲坛”请来各路“神仙”,对诸子百家的思想精髓进行了平民化的解读,使普通百姓有机会更通俗地了解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文化发展脉络。但是,我们的屏幕至今还少有为儿童摄制的传播优秀传统文化的影视作品。所以,当这部极具教育意义,并以动画形式艺术地再现老子及其《道德经》原典思想时,不论成人观众或少儿观众,都可以说出无数个理由为其喝彩。

  现在流行着一个“不讲道理”的理论,认为给孩子拍的影视(包括动画片),不能说教;只要作品稍有说理的内容,就给你扣上个“讲大道理”的帽子。结果,我们拍出了大量《喜羊羊与灰太狼》这样有趣但无更多文化内涵的东西;拍出了一堆看似科幻、神话类题材的动画作品,实际上不少都带着血腥和杀气。不重蹈过去一味地给孩子拍说教题材作品的做法,是对的,但不能矫枉过正。童年是一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萌芽的年龄段,正确的人生观大多是从儿时的耳濡目染熏陶形成的,传统文化的传承更要从童年抓起。这部《老子道德三百问》本身就印证了这一道理:老子正是于少年成长阶段,在老师商容和母亲的循循善诱下,积累了大量的知识和世间道理,为其日后正确观念的形成及《道德经》的问世,打下了牢固的思想基础。

  老子的思想博大精深,他提出的无为而治的哲学精髓,以及他的“无中生有”、“以柔克刚”、“物极必反”、“流水不腐”和“孝”“善”“道”、“治大国若烹小鲜”等深刻哲思,本是很深奥的哲学理念,即使是成人也很难正确理解原文;要让少年儿童理解和践行就更有难度。可以说,由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等单位出品的百集系列动画片《老子道德三百问》,既是抓住了一个好题材,也是啃到了一块硬骨头——如何把深奥的哲学拍成让孩子们感兴趣的故事,如何避开“灌输”而达到教育的目的?这也是中国动画片长期以来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儿。该系列片主创以挖掘与探索的精神,从尊重动画艺术规律入手,在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动漫视觉中,紧紧抓住故事与人物展开叙事。从第一集“紫气东来”引出故事的核心人物老子,并以50集的镜头聚焦了老子的少年经历,每一集(或两集)都是一个独立成章的故事,并采用了孩子们最熟悉的类似“十万个为什么”答疑解惑形式,把一个个深奥的哲理,通过寻找答案的叙事推理,拍成了孩子们感兴趣且轻松愉快的小故事,对老子哲学思想的形成,及其博大精深的道德文化思想进行了妙趣横生的解读和传播。

  片中每个故事都是从少年老子与几个小伙伴一起读书,或生活中遇到的种种疑惑,顺理成章地提出问题,而这些疑惑对电视机前求知欲极强的少年儿童都会引起极大兴趣。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每个问题的答案,都没有现成的或从理性到理性的回答,而是孩子们在生活实践中自己找到的答案。比如“无中生有”,孩子们通过在日常生活中观察盛水的碗、行走的车轮,最终在老师的启发下找到答案。再比如“上善若水”的“水”,水有利于万物而不争,老子和他的伙伴在老师带领下,走进大自然,去观察水的各种特征,思考江河湖泊的特点,以抽丝剥茧和循序渐进的叙事,推进问题的提出与解答。几乎所有问题的答案,都不是我们当下教学中惯用的寻找“1”或“2”、“是”或“否”等标准答案,而是寻找大白于自我心理的道理。如象形文字的“人”字,为什么是弯着腰的,老子的母亲告诉他,人总是恭恭敬敬地对待自然,所以面对自然时要有敬畏感,“人”的象形字就是弯着腰的。这个解释令现代人无不汗颜。使得观看的儿童在满足好奇心与趣味性的同时,在唯美的动画场景下,潜移默化地感知了老子的思想,而且又不陷于“灌输”的窠臼。

  知而行是作品达到的又一个教育意义。该片不仅仅满足于教育儿童与解读老子思想,更在于:一是增强了小观众们的求知欲。少年老子在课堂上不断的提问、同学之间的讨论、与老师的交流,这些都对今天的孩子凡事要问一个为什么,起着潜移默化之功,既培养了孩子们的哲学思维,也提醒我们现在的老师应该改变“灌输式”的教学模式;二是鼓励小观众学以致用,强调践行。孝是儒家、道家、佛家学说共同推崇的道德准则。该片解读“孝”时讲了一个花婆婆儿子战死沙场的故事,当老子和他的小伙伴得知花婆婆独自一人生活时,便放弃其它事情,主动去陪伴花婆婆,保护花婆婆,给老人家以心灵的慰藉。这种榜样的力量远远大于说教。

  动画片是孩子们最易接受的艺术形式,但如果动画形象不成功,孩子们也不买账,动画片塑造鲜明的动画形象是动画美学的最低标准也是最高标准,成也人物,败也人物,《喜羊羊与灰太狼》毫无疑问成功在人物塑造上。《老子道德三百问》的核心人物老子形象,白眉毛、白胡子,大而明亮的眼珠,很符合史书描述的特征,但又没有把老子塑造成“小圣人”,而是食人间烟火的邻家男孩儿。该片还设置了在老子身边一起读书、一起玩耍的三个小伙伴。他身边的小石,嘟嘟脸、圆鼻头、短脖子、大肚子,典型的“小胖墩”形象;小智是个喜欢显摆的小帅哥形象;小月是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这四个主要人物的形象、性格都能和电视机前的小朋友找到对接点,人物落地了,孩子们观看时不会有距离感,是亲切的。尤其少年老子形象是艺术作品原创的唯一形象,可能会成为符号化的一个人物。

  《老子道德三百问》的推出给各艺术领域提供了一个经验,作为一个崛起的民族,我们应该有信心有理由以各种艺术形式向世界传播我们的灿烂文明,讲好中国故事。面对老祖宗留下的文化宝库,我们的文艺作品开发的不过是沧海一粟。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传统美德。作为传播思想文化的文艺工作者,更是重担在身。河北省的文艺家们开了个好头。理应给他们点个“赞”。

  (原载于《河北日报》2014年5月30日)高小立

关键词:道德|评论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河北日报
责任编辑:赵若熙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备案序号:冀ICP备16029069号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5.5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