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河北文艺网 >> 文艺评论

电视动画片《老子道德三百问》对于“东方哲学”的探索

2015-03-06 10:42 河北文艺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有无相生,众妙之门,天地之间有玄机。上善若水,以柔克刚,天人合一是道理。大音稀声,大智若愚,福祸相倚有定律。人间大道,尊道贵德,周而复始通无极。道可道,非常道,就是那么个道。面儿是面儿,裡儿是裡儿,就是那么个理儿。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轻快活泼的曲调和着儿童唱颂的打板节奏,电视动画片《老子道德三百问》就这么拉开序幕,朗朗上口的主题曲点出这部2500多年前经典著作的精华内容,懵懂的孩童们即使尚未明白词曲的深层意义,也已经能随着这亲切的旋律朗诵背唱。“寓教于乐”、“文以载道”一直是中国动画长久以来创作的核心。然而,如何将这历史悠远,被多数人束之高阁的东方哲学经典,转化成学龄儿童能接受也能理解的动画作品,着实考验着创作者们的能耐!

  东方题材的新视角:道家哲学的儿童化(童趣)表述

  《道德经》为春秋时期老子(即李耳)所作,此书被视为中国历史上首部完整的哲学作品,也是中国道教思想的最高经典,所阐述的“道”和“德”的含意,反应出中国人的哲学观、人生观、世界观,东方思想的待人处事与自然万物对应之道,它本是一部不易全然理解的著作,经过编剧汪帆、汪洋的去芜存菁,构思成一则则深入浅出的小故事,利用动画形象塑造出学识渊博的商容老师、好学善思的李耳弟子,引导出彼此之间的生动对话,将老子孩童时期的思考历程都活灵活现在观众面前。

  在系列故事中,观众随着小孩李耳的视角去感知这个世界,善用课堂问答、对话辩证的方式,引导儿童对日常司空见惯的事物有进一步的思辨,比如:商容老师提出空心的树并非就没有作用,引发李耳去观察马车空的轴条是为了安装车轴,碗空了才能装食物,进而悟出并非把所有空间填满就是有价值,有时,空出的部份具有不同的存在意义,也就是“无中生有”的道理。另一则故事是商容老师将草籽随性洒在地上,任风吹散,小鸟啄食,与雨水灌溉,看似什么都没有实际作为,但意外地,这些草籽经过风力的扩散,鸟的消化排泄施肥,雨水淘汰不佳的种籽,剩存下来的草籽生成一片绿草茵茵、欣欣向荣的景象,这就是“无为”的道理。“无为”并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做的时候要顺势而为。类似这一些原本极为形而上的道家哲学理念,刹那间变得浅显易懂,老少皆通。

  动画具有不同的功能性与多样貌的艺术表现形式。教育类动画是其中重要的一个面向,身负传达道德品行、思想教育的使命,并背负着延续中国文化,继往开来的儿童教育之积极的意义。在此前提下,常会使动画作品沦为单纯说教或是只有图文解说的功能,动画艺术形式的魅力在于能善加利用视听艺术的手段,丰富情节的转折变化、剧情的想像力、人物性格的吸引力……以求达到跳脱单纯图说的文本传述,转为具备视觉与听觉更饱满丰富感官刺激的视听作品。在这当中,动画角色的塑造尤其首要:“角色的创作上应体现优秀的人格形象,在中国古代哲学中,儒家思想的仁义、道家的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和谐,即是对理想人格的描述。在创作动画电影文本时,要对传统文化中陈腐的清规戒律给予舍弃,结合时代精神,与儿童现实生活紧密结合,展示一种积极向上、文明开放的文化理念,道德教育自然渗透到儿童的潜意识里。”(《动画电影与儿童的道德教育》,侯朝宇,电影文学2010年05期)

  《老子道德三百问》设定老子孩童时期的角色形象,孩童可爱天真的造型容易与学龄儿童观众产生共鸣,蔡志中的漫画《道德经》虽然曾经被改编成动画作品,但它采用成年老子说道的表现方式,与《老子道德三百问》中的李耳相较而言,不仅少了商容老师与学生们对答的趣味性,也易流于文本的直接再次阐述,缺乏消化转换的艺术再创造表现。动画片的“童趣”并非单纯指低幼、无知的表现,而是再现孩童时期对世间万物的好奇心与探索能力,带着此纯真的童稚之心去学习新事物,自然会有不同于成年人呆板刻划的视角,也会有不同的思维模式与理解方式,因为这种童稚的想像力与揣测而产生与现实状态的落差,其中的趣味性也就是学龄儿童正所面对的,汪帆、汪洋依《道德经》原著“经义”创作的动画片脚本,舍弃单调教条式的讲述,企图结合动画片的“童趣”,相信会更能被广大族群的观众接受,也更贴近学龄孩童的认知吸收能力。

 [1] [2] 下一页

关键词:评论|道德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文艺报
责任编辑:赵若熙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备案序号:冀ICP备16029069号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5.5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