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河北文艺网 >> 文艺维权

琼瑶维权 戏还没完

2015-03-05 09:57 河北文艺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赵国品绘

  “知识产权胜利了!”

  一审胜诉后,著名编剧琼瑶难掩激动的心情,借微博公开发声。

  今年5月,琼瑶以电视剧《宫锁连城》涉嫌抄袭其作品《梅花烙》,对编剧于正等5方提起诉讼,引发社会各界关注。历时近8个月后,12月25日下午,“琼瑶诉于正等侵害著作权案”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一审判决被告4家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电视剧《宫锁连城》的复制、发行和传播行为,于正公开向琼瑶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与4家公司连带赔偿琼瑶经济损失及诉讼合理开支共计500万元。

  “琼瑶诉于正一案,比他们创作一部剧本,更具有深远的影响力。”这是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王兴东之前在微博里写下的一句话。一审判决后,琼瑶在声明中引用了这句话,并认为,这“让我这次的官司,得到了最正确的评价”。

  截至26日零时30分,“琼瑶起诉于正侵权”相关话题,在新浪微博已达3.5亿人次阅读量,高居热门话题榜第一位。

  创作难免会借鉴创意,但借鉴不能超过合理范围

  此案之所以广受关注,除了涉案双方均为颇具号召力的编剧以外,人们更在意的,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发展与未来。

  “近两年,影视作品著作权被侵犯的案件时有发生,光今年我在三中院就审理了3件。”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冯刚表示,此案可以说是典型案例。

  今年4月15日,琼瑶发表长微博,公开举报于正编剧的《宫锁连城》抄袭其作品《梅花烙》,她表示将把相关剧本证据交付相关部门核查,并要求停播该剧。对此,于正否认抄袭,称“这绝对只是一次巧合和误伤”。5月28日,琼瑶对于正等5方提起诉讼,正式踏上维权之路。12月5日,此案第一次开庭审理。12月11日,新浪微博用户“编剧帮”公开发表的109名编剧参与署名的《就琼瑶女士起诉于正一案内地编剧的联署声明》指出,谴责一切抄袭、剽窃、非法改编他人作品的行为,呼吁保护原创,停止侵权,维护编剧职业尊严。这使得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话题,再度升温。

  针对庭审中“琼瑶是否有资格控告于正侵权”“如何认定于正是否侵权”“涉嫌侵权剧目的处罚额度将为多少”等三大焦点,法院判定——剧本《梅花烙》的作者和著作权人均为琼瑶。剧本《宫锁连城》涉案情节和小说及剧本《梅花烙》的整体情节,具有创作来源关系,从而构成了对后者的改编,侵害了原告的改编权。根据涉案作品的性质及被告侵权使用获利情况,于正及4家公司连带赔偿琼瑶500万元。

  《梅花烙》《宫锁连城》都是收视率颇高的热播剧,从法律角度上来说,此案的“侵权”如何界定?

  “涉及到著作权,一般有抄袭、改编、合理借鉴等几种情形,琼瑶起诉于正等是因为《宫锁连城》侵犯了《梅花烙》剧本及小说的改编权和摄制权。”冯刚解释,抄袭即照搬,没有产生新作品;改编则是与在先作品有来源关系的前提下,通过加入独创性内容,形成一部新作品,仍属侵权。“作品创作中,难免出现创意借鉴的情形,但借鉴应限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戏说、穿越……近些年,虚构题材的电视剧充斥荧屏,而虚构题材不同于真实历史题材,作者可以有较大创作空间。“但于正所使用的人物设置、人物关系等,超越了对琼瑶作品合理借鉴的边界,因此构成侵权。”冯刚提醒,即使在创作中将他人流传广泛的在先独创内容,不自觉地加以使用,依然要对其过失承担责任。

  剧本侵权不仅是抄袭、改编,冯刚介绍,近年还出现了一些侵犯著作权的变种,如剧组拖欠编剧稿费的合同纠纷,即在作者完稿后,以不满意为名拒付稿酬,但随后组织人马改编作者的初稿,这也构成侵权。

  案件具有标杆意义,“维权难”仍是未来最大难题

  在微博中,王兴东曾这样写道:“我们不能把法律当作吓鸟用的稻草人,让它安然不动地矗立在那边,鸟儿见惯以后,会在它顶上栖息而不再对它害怕。”利用法律维权,现在成为越来越多创作者的选择。但在现实中,“维权难”仍然是困扰知识产权保护最大的难题。

  “编剧维权难,根源还是侵权成本太低、维权成本太高。”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葛小鹰曾表示,由于举证艰难,编剧等权利人维权很被动。在知识产权领域,采用惩罚性原则,具有相当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未来,应加大对侵权行为的惩罚力度。

  “这个案子的判决,对于业界具有标杆和警示意义。”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副主任高雄杰说,抄袭、抢夺创意现象的屡次发生,严重损害了原创者的创作积极性,行业内也形成了不好的风气。

  高雄杰表示,知识产权保护存在一定难度,因为是否进行了抄袭就很难明确界定。对于文化产业来说,有时候创意和想法就是一个知识产权,但目前知识产权的保护很难细化到对一个创意的保护。此外,对于侵权的追讨成本也较大。

  “原告提出了很多著作权保护客体中,更细层面的内容,如人物设置、具体情节等,具体列举了著作权法保护的元素。我个人认为,这对日后著作权法的实施,和文学艺术创作者应从哪些方面进行自我约束,都有很大意义。我们就是要通过这个案例,鼓励原创而不是抄袭等侵权行为。”冯刚说。

  维权和自律不仅是编剧的事,更是提高社会尊重原创的大事。王兴东说:“要依法维护编剧的合法权益,需要呼吁政府部门加强监管,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树立行业规范,加强行业自律。在全社会营造尊重原创,尊重创新的良好氛围。”

  在参与“百名编剧联署”时,编剧余飞曾对媒体道出心声,“这个案子,关系着编剧行业一个要命、也是底线的问题——抄袭和剽窃。宣判结果对广大创作者有直接影响。”

  一审宣判后,于正方表示将提起上诉。看起来,这出“戏”注定无法在2014年终结。对于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而言,故事也远未终结。

  (综合人民日报记者沈小根、巩育华以及新华社报道)

关键词:文艺维权,琼瑶维权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赵若熙

主办单位: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备案序号:冀ICP备16029069号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5.5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