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今天是: 设为首页 长城网邮箱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新闻专题 - 文艺家协会 - 文联刊物 - 文档下载
蔚县剪纸
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1-02-23 16:17
 
 
 剪纸,中国民间的一种传统装饰艺术。

 中国各地的剪纸,品种不一,风格多样。在质料上,有单色的,多色的,还有镂金衬彩的;在工具使用上,有剪子铰的,有刀子刻的;在用途上,有的拿来美化室内,有的在于装璜门窗,有的贴灯笼,有的盖礼品,还有的供刺绣。陕北的单色剪纸,粗犷浑厚;江南的黑白剪纸,纤秀精巧;广东的彩衬剪纸,苍劲古拙而又金碧辉煌。

在全国品类繁多的民间剪纸中,蔚县的民间剪纸,可以说是独具一格的。因为,它是全国惟一的一种以阴刻为主的点彩剪纸。这种剪纸是用薄薄的白纸,拿小巧锐利的雕刀刻下来,再点染上鲜艳的颜色,用来贴在纸窗上,作为一种艺术装饰和逢年过节办喜事时的吉庆点缀。所以,与其称它为点染剪纸,还不如干脆把它叫做“窗花”。

这种窗花,大部分出自世世代代不知名的农民艺术家之手,有翎毛花卉,戏曲人物,还有对农村现实生活的描绘。这些作品,构图饱满,造型生动,色彩绚丽璀璨,浑厚中有细腻,纤巧里带着纯朴。把它贴在纸窗上,透过户外阳光的照射,分外玲珑剔透,五彩缤纷,显得特别的鲜灵活脱,别具着一种欢快、明朗、清新的情趣。谁敢说,它不像一朵朵开放在窗棂上的鲜花。

这种窗花,广泛流传于河北、山西北部和内蒙古一带的许多村里,早在本世纪的二十、三十年代,就以艺术珍品的盛誉风行于东南亚。近年来,不迳而走,又在日本、加拿大和欧美许多国家,受到艺术家和国际友人们的交相赞叹。而它的渊源地——最早的故乡,却在塞外古长城脚下的蔚县。所以,这美好的艺术,又被当地群众亲切的称为“蔚县窗花”。

 要欣赏蔚县窗花,想真正地品味一下蔚县窗花那种土色土香的美,就应当到它的故乡去,到蔚县去,尤其应在旧历的腊月,正是蔚县窗花盛开的时序和季节。

长街十里看窗花

一进入旧历的腊月,蔚县八大镇上的市集,就开始被年节即将来临的欢快气氛所笼罩,分外的红火热闹起来。

了却完一年的农事,地冻河封,又刚刚飘过一场瑞雪。十里八村的农民们,俊姑娘伴着小媳妇,孙女儿搀扶着老祖母,年轻后生跟着大老汉,脸面上带着风吹雨淋染就的红光,眉尖儿挑起囤满缸溢的丰收喜悦,蹬着锃亮的自行车,骑上撒着欢儿的小毛驴,用响鞭催起三套骡马拉着的大胶轮,浪推潮涌般地集中到这些镇子里来了。

他们逛腊月集,既是来办年货的,同您一样,又是来看窗花的,或者说,主要是来看窗花,捎带着办年货的。

这里是蔚县窗花的故乡,世代相沿,逢年过节办喜事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有贴窗花的风俗,家家户户也有自己作窗花的习惯。立冬一过,场光地净,壶流河两岸那些屋檐下挂着丰收果实,炕头上燃起暖烘烘炭盆的农舍里,挨家挨户的就开始做起窗花来。

他们有历年攒下的好样子,有从邻居家讨来的新图案。间或,兴之所致,自己别出心裁地勾画出个新鲜东西。做窗花是全家动手的,往往是老奶奶熏样子,当爹的垫着蜡板刻,小闺女最后蘸着颜料上色。这是名副其实的集体创作窗花。做好了当然要往自己家里的窗户上贴,但是,还想着拿到市集上卖一卖、比一比、赛一赛的。这就是腊月里八大镇上市集分外红火热闹的一个原因。腊月里的集市,简直可以说是一次全县窗花艺术的大评比、大交流、大展览。

市集上,人群擦肩接踵。尽管沿街的小吃店刀勺山响,佳味飘香;供销社橱窗里陈设的工艺品,五花八门,街头巷尾铺摊上摆满的好年货,招人惹目,但是,最让人眼花缭乱,止足不前的,还是那十里长街两旁“亮子”高挂,方桌平排,一家挨一家的窗花摊儿。

窗花摊儿是很有意思的。一张挨一张的大方桌上,摆下了一摞摞连双搭对、成套配幅的窗花。每张大方桌的后面,都是用竹竿或木棍绑着竖起来的一面带着许多方格窗棂糊上雪白麻纸的大窗户。在这面大窗户上的那些方格窗棂里,贴着的是一幅幅的窗花样品,它叫做“亮子”。让阳光一照,通明透亮,刀工色彩一一可鉴。

“亮子”里贴着的窗花,有花卉,有戏人,有脸谱,间或,还会出现汽车、飞机、拖拉机这些运载动力工具,颇洋溢出一种现代化的气氛。

翎毛花卉中,多的是小兔、小猫、小老虎、壮牛、大马、胖猪、肥羊、龙、狮子、凤凰、春燕、大鲤鱼、桃、石榴、葡萄、茁壮的五谷、翠鲜的蔬菜。小兔、小猫,取其欢乐活泼;小老虎,表示虎气生生,壮牛大马,意味槽头兴旺,五谷茁壮,显出年景丰盛;龙、狮子、凤凰、寿桃、石榴等等,都有吉利的意思,象征着美好、幸福。花卉的图案,多至一两千种。戏人有单人的,成对的,还有四幅、八幅、十二幅、十六幅一套的。成套的戏人,都是联台本戏。天才的民间艺术大师们,只用几个或十几个场面,就能把连演好几天的连台戏的内容,概括而精炼地表现出来。这些戏,多达上百出,人物达好几百,却能做到场场不雷同,人人有性格。难能可贵的,其中还有《纺棉花》、《王秀鸾》、《兄妹开荒》、《红灯记》等现代戏的许多画幅。脸谱有一百多。还有反映当前农村现实生活的作品,大概都是出于民间艺术家们的即兴创作。

窗花市集,是花的海洋,是色彩的海洋,也是欢乐的海洋。正是从这市集上,农民们把绚丽的花朵、鲜艳的色彩和欢乐带回去,装饰在自己的简朴、明亮的农舍的窗户上,将生活打扮得更加美丽。

从窗户上发展起来的艺术

窗花,贴在窗户上,可以说,它是直接从窗户上发展起来的民间艺术。

中国窗户是很有意思的。

最古老的窗户,按《说文》的解释,“在墙为牖,在屋为囱”。开在墙上的叫牖,开在屋顶上的才叫窗。囱是窗的古写,是个象形字。这个窗户一望而知,是个方框框,当中有几根棍棍交叉地叠在一起。这种交叠的棍儿。最初是为了支撑窗框,出于实用。后来,就逐渐演变成窗上的一种既带支撑的实用价值,又带装饰作用的花纹了。由于屋宇建筑的进步,层顶上的窗移到墙上,叫做牖。《苍颉解证》说;“牖,旁窗也,所窗助明志也”。这种牖,就是“穿壁以木为交窗也”。窗框仍然用木棍交叠起来加以支撑。古代,还有个扃字,是表示光明的意思。它表示光明,是借用窗户的形象来表达的。扃的多种多样的象形,就是古代那些开在墙上的窗户的写照。这种种多姿多态的窗户,在汉代是相当流行的。

到了魏晋南北朝,简易的窗户制做,渐向繁难和复杂的方面发展,人们开始在窗棂上大作文章,把窗棂加工成形形色色的花样加以美化。这种雕镂出花纹窗棂的窗户,唐代叫做雕窗或琐窗。但是,这种窗户虽然好看,却也有很大的短处,首先是挡光,其次是费工,还存在着镂花的窗棂后头,如不蔽上别的东西,冬天是挡不住风寒的。尤其是在北方,为了多采光和抵挡冬天的风寒,窗户的窗棂又从繁难复杂再度向简易演化。元、明、清后,特别在民间,那种复杂的镂花窗户少见了。代以简易纵横交错窗棂的大窗户。冬天糊上白纸,既利于采光,又能挡住风寒。这种窗户,在今天壶流河两岸的农村里,到处都是。

蔚县农村里的这种大窗户,开得相当于大半堵墙,十分惹人注目。人们在讲究实用的同时,也还是要追求美,用美来把自己的生活打扮得更加色彩绚丽。这样大的一面窗户,仅有一些方格窗棂,又只糊上一层白麻纸,按老乡们的话,当然是“挺不耐看”的。特别是在逢年过节办喜事的时候,光荡荡、白晃晃的大窗户,实在难以衬起一种喜气洋洋的气氛。这样窗户上的装饰艺术——窗花,便应运而生了。

最早,是用红红绿绿的色纸,随便用剪子铰成简单的图案往上一贴。据蔚县当地的老人们传说,这叫做“挂喜”。后来,又用纯红纸剪成带有吉祥象征意义的动、植物,来代替最简单的图案。这种单色窗花,流行于清末道光年间,上一个世纪的中叶。今天我们偶尔还可以在蔚县一些农家的大窗上看到它。

这种单色纸窗花,因为色彩单调、纸厚挡光,剪出的线条粗草,渐渐又为人们所不满足了。蔚县地处太行八径之一的飞狐口前,自古就是关内通往关外的重要孔道。咸丰、同治年间,这里的商业繁荣起来了,从河北南部的武强县开始输入一种木板水印的窗糊纸。这种窗纸,按北方大窗户上的窗棂格空,一格一格地印着装饰图案,图案有花卉,也有戏曲人物。武强窗纸上的图案,当然要比单色窗花上的图案细溜好看,色彩也多。清末光绪以前,这种窗纸曾在蔚县盛行过一个时期。现在许多农家的炕底下,往往还压着有这种窗纸,老乡们把它叫做“草窗花”。

窗花而加个“草”字,可见人们对这种窗纸的艺术价值仍持着保留态度,仍不满足。从很古的时候起,蔚县还盛行着一种供刺绣用的花样。开始是用白纸剪的。后来改用锋锐的小刀刻,花纹纤秀细腻,比那种“草窗花”的图案,当然美丽多了,只是没有色彩。蔚县聪明的民间艺术家们,便扔掉剪子,拿起刻刺绣花样的小雕刀,在“草窗花”的启示下,把木板水印的花卉戏人,变成刻下来的镂空了的花卉和戏人。色彩问题怎么解决呢?十九世纪中叶,由焦油中提炼染料色发明了,随着传进了中国,当然也传到了蔚县。

这种染料,用白酒化开,点染在薄薄的白纸上,既无杂质沉淀,又光洁透亮而鲜活。自然而然地,民间艺术家们就在自己小雕刀刻下来的花卉和戏人上,抹上了这种颜色。至今,一些老艺人们,还把这种色叫“德国色”。当年,这种色是从国外输入的。

用雕刀旋下一空一空的花卉和戏人,为便于上色,手法上以阴刻为主,刻好后,再点染上五彩缤纷的颜料。这样,蔚县窗花便开始绽放在北方农村里的大窗户上了。它最早开放的时间,可以推到清末光绪年间。距今天,大概有近一百多年了。

不知名的农民艺术家们与蔚县剪纸出口公司

蔚县窗花究竟是谁最早创造出来的呢?恐怕这和其它的民间艺术一样,那将永远是个无法回答的谜。谁能够说出来捏泥人是谁发明的?做布老虎枕头是谁首创的?绑风筝是谁挑的头?确实,谁也说不清楚。

 民间艺术来自民间,它永远只能是人民群众集体的创造发明,集体的聪明智慧的凝聚,集体的艺术才华的结晶。它扎根于民间,是漫开在田野上的鲜花。当然,它也有自己的艺术家们。这些艺术家是民间的。他们只不过是千百万人民群众思想感情的提炼者,艺术趣味的体现者,审美观点的发挥者。蔚县窗花的艺术家们,当然,也来自民间。

据说,最早的一位蔚县窗花的民间艺术家叫刘老布,清末光绪年间的一位银匠。将窗花改剪铰为锋锐的小雕刀刻,是由他首创的。把“草窗花”或别的商标印着的花卉和人物,用雕刀刻下来,也是由他首创的,然后,才开始有了如今这样的窗花和窗花的繁华。

这大概是一种传说。我们的那些蔚县窗花的创造者,那些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住在壶流河两岸农舍里的民间艺术家,从来是谦逊的,无私的。他们从来不懂得占有荣誉,只知道贡献才华和智慧,而且,把这些才华和智慧,归结在一个他们敬佩的理想人物的身上。刘老布,恐怕就是千百万民间艺术家的化身。在刘老布身上,闪射着群众才华智慧的光彩;从刘老布身上,也可以看到蔚县窗花演变的始末。

接着下来的,是蔚县城里的两家老艺人,吕家和翟家。吕家是刻戏人的,翟家是刻花卉的。这个时间,是本世纪初到二十年代。当时刻的戏人,叫做“口袋戏”——因为刀工粗糙,人物呆板,像个口袋一样。刻的花卉,叫做“五大色”——因为,着色简陋,搭配不匀,只有单调的原色。吕、翟两家老艺人,代表了蔚县窗花的草创时期。他们的东西尽管简陋,但已初具规模。据说,后来蔚县窗花的戏曲人物、花卉的基本图案,在他们手里都已形成和完备了,只不过粗笨一些而已。

到了本世纪三十年代,蔚县窗花步人了一个变革的时期——成熟时期。这是因为,在这个时期中,除了成千上百的不知名的民间艺术家们的共同努力改革外,还出了一位具有代表性的窗花大改革家——王老赏。

王老赏生于公元1890年,建国后1951年逝世。老赏是三十多岁才开始学刻窗花的。他粗通文字,爱看戏,尤其喜欢读一些通俗演义,后来又爱上了窗花。他对当时那种比较粗糙的“口袋戏”、“五大色”窗花感到很不满足,便把吕、翟二家的窗花样子千方百计地搬过来,重新加工、修改、润色。由于他喜欢戏曲和爱读演义,王老赏在窗花戏人的再创作上下的功夫最大。经他再创作了的窗花戏人,造型优美,性格鲜明,场面生动,刀法凝炼,一扫过去千人一面、千篇一律、死板呆滞的“口袋”模样。现在的大部分窗花戏人的样子,差不多都是经过王老赏那一代著名艺人加工过的。

建国后,蔚县剪纸艺人受到党和国家的重视,社会地位大大的得到了提高,许多老艺人主动带徒弟,传授蔚县剪纸的精湛技艺,许多青年人纷纷拜师继承蔚县剪纸优秀作品的刻染技法,从而名家辈出,杰作数不胜数。在改革开放春风中,从20世纪90年代始,蔚县上百名著名艺人又带头办起自己的剪纸厂,他们既是一名艺术家,又是一名剪纸经营家。他们领办的厂家,少则十几名艺人,多则上百人,年经营额少则几万元,多达几十万元,为蔚县农村脱贫致富奔小康做出了贡献。面对蔚县剪纸在国内外的良好发展势头,1996年,县委、县政府又批示县外贸局成立了蔚县剪纸出口公司,并将蔚县剪纸协会归口县外贸局主管,从而使蔚县剪纸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富富态态”的画面

 蔚县窗花的画面,是那样的撩人心目。欣赏美丽的窗花,犹如面对一位体态丰腴的村家姑娘或窥见一片富饶的田园,在你心里惹起的,是一种盈实而雍容的美感和欢快的喜悦。

追朔这种盈实雍容的美感,恐怕首先来自于蔚县窗花构图上的饱满充实。蔚县窗花习惯采用一种铺满方法的空间处理,能巧妙地运用二度平面来展示丰富的内容和造成饱和的画面。

它一般不在画面上作大面积的疏密安排,而是用不同的形体,把场面铺置得比较满当,实多于虚,黑大于白,面强于线,使形体与形体间的组合,显示出异样的紧凑。它的花卉构图,为了铺满,可以排列上许许多多的造型,甚至,就是互不相关或关系不大的东西,都可以摆在一起。大桃和石榴可以长在一个枝头上,夏天的水萝卜和秋天的大白菜可以装进一个篮子里,蝙蝠可以戏鲜花,家雀可以叼蝴蝶。总之,直到把画面的四边四角都疏密有致地压住,不留下较大的空档,达到扎实饱和为止。它的戏曲人物,虽然没有背景的布置,而且往往只有一个或两个人物形象,但它的画面仍不失饱满和充实。这是因为它在构图上,总是以画幅中心为视觉聚集点来安排形体,压住了中心,重心不偏,造成稳定平衡。然后,再用人物身躯四肢的不同摆布,还有甲胄、袍服、剑戟、飘带、翎羽的不同调度来处理四周的空间。这样,人物虽少,形象与空间却是相适应的,并没有单薄感。老乡们是很喜欢这种布局方法的,认为它“天庭饱满,地廓方圆”。

但是,饱满不等于不分主次的罗列,充实也不等于一味地杂乱堆砌。蔚县窗花在构图上注意饱满的同时,还注意到形象的突出。

在它的画面上,于众多的形体中,总有一个主形体。这个主形体,不仅位置突出,面的大小也较显眼醒目。一般是有了占主导地位的形象之后,再去灵活地经营安排其他从附的次要形体。各次要形体对主形体起着一种陪衬、烘托、点缀、补充或装饰的作用,犹如众星之托月。所以,蔚县窗花的画面,形体多样而无堆垒之感。穿插有致而无杂乱之弊,紧凑而不臃肿,丰富而不散漫,对比和谐,很有节奏感。作为主体的形象,它的花朵,总是那样繁盛,它的果实总是那样的丰硕,它的禽畜动物总是那样肥壮,它的人物也总是那样的健美多姿。主体突出醒目,阵脚稳实,画面就显得雍雍容容,没有畏缩小气的毛病。这样的窗花,老乡们认为它“大方”。

 蔚县窗花布局饱满充实,注意画面上主体形象的突出。另外,还相当讲究形体,特别是主体形象的形态经营和位置摆布,既不使画面的匀称平衡遭到破坏,又不让画面出现板结和呆滞现象。

在这一点上,蔚县窗花的构图首先是颇具匠心的。画面的主形体,不一定老取垂直或水平等稳定状态,位置的摆布,也不一定都放在中心或采用对称手法,而是千变万化,参差错杂。主体可以取对角、倾斜等形态出现,而再用其它次要形体的不同形态,去相反相成地加以调度、化解,使画面归于和谐;主体可以摆设在任何一个边角,而其它边角则摆设许多次要形体,来加以压坠、扳正,让构图重新平衡。大和谐小不和谐、大平衡小不平衡,画面就有一种动感、力感。狮子滚绣球,狮子以对角线摆置,就产生了一种摆头摆尾的闪动,空出的另一对角两头,绕以彩绸和飘带,不仅铺满了较大的空档,也扳正了倾斜,使画面趋于匀称。一朵大花插在小花瓶里,压住了上方,下方的空间为紫茄和谷穗,避免了头重脚轻,又造成疏密得当的和谐效果。这种稳中有变,静中有动的布局,老乡们称之为“有劲气”。

蔚县窗花构图追求饱满充实,按民问的说法,就是看起来要显得“富富态态”。人长得“富态”,健康丰满,那是很幸福,也是很值得高兴的。一幅画的画面“富态”,满满当当,又是雍雍容容,给人以欢乐、愉快的艺术享受,民间最讨厌那种单薄的,细弱的,空泛的画面构图。把它叫做“筛子货”。这种独特的审美观,是跟农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在他们心目中,健壮结实,丰满盈盈,始终是自己劳动生活所不可缺少的因素;一定的生活情趣,派生出一定审美观,当然,在他们的思想感情上,这些也就是美。构图饱满充实的窗花画面,不正是他们自己那种饱满充实的劳动生活的写照,不正是他们心目中那种美的体现吗?所以,他们喜欢这种“富富态态”的美。

欢欢活活的美

在造型上,蔚县窗花也很有自己的特色。

它的造型,比较接近于自然形,是在写实的基础上,根据民间的欣赏习惯和审美趣味,以及装饰的需要,来加以一定的夸张和变形。最主要的,是这些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形象,落实到画面上所给人的生动活泼感。它们仿佛全被注进了一种生命力,显得分外的生趣盎然,洋溢着难以言传的勃勃然的生气。

蔚县窗花造型生动活泼。所以生动,来自活泼,追根究底,还在于一个“活”。它的“活”,活在了每一个形象的生气中、形态上和神韵里,活出了跃然纸上的艺术效果,活出了一种人喜庆和向上的精神。

一个形象,特别是有生命的动、植物的形象,能不能活起来,除了勾勒出它们的外貌轮廓,根本上恐怕还在取象造型过程中,能不能抓住特点,托出它的生气。没有生气的东西,就是死东西。西瓜是圆的,圆东西不一定是西瓜。西瓜除了圆的外貌轮廓,还有它成其为西瓜的特点。譬如,它又沙又甜,吃了解渴生津等等。猴子是动物,但动物不一定就是猴子,猴子自有它特具的猴性。蔚县窗花在造型上,非常注意形象的生气,通过对生气的大胆渲染,使形象活起来。西瓜又大又好吃,可以切开来露出红瓤,显示它们的沙甜;葡萄丰硕,可以刻得颗粒饱足,而且累累欲坠,显示它的水灵。猴子闲不住,让小猴子骑上老猴子去摘果子,那欢活的猴气,一下子就溢在了纸面之上;鸭子爱水,让一群雄鸭绕着一只大母鸭浮游在涟漪中,画幅上就立即洋溢着说不出来的生气。有时候,窗花在渲染生气上,确实大胆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石榴饱满,可以匠心独具地勾勒出自然界所不可能有的美丽形态。生趣盎然,是蔚县窗花造型上的特点之一。没有生气的形象,老乡们是不愿意看的。

造型上活不活,与捕捉形态大有关系。动的形态,给人以动势,以活的情趣;呆板的静式,给人以死结的感觉。蔚县窗花在造型上尤为重视抓形象的动式,在动中表现形象,尤其是人物。它很少运用垂直与水平的直线。在花卉中,花朵和叶子是静止的,但曲曲弯弯的枝蔓却以柔活的曲线显示动势,搞活了画面。小猫看见了蜻蜓,两只眼往上紧盯着,大有一跃而起的劲头。大雁在水塘中,扭过脖颈来挠羽毛,显出一种轻快的情趣。窗花戏曲人物,很少亮相的呆板动作,一般都以过渡性动作的形态出现。吕布张弓射戟,弓虽拉开,箭却未离弦,这悬念使画面出现一种紧张的、活生生的力度感;小侍儿捧着银灯,轻启细步,给人以十分优美的动势。造型的动,像枢纽一样,带起了整个窗花画面的动,使画面饱涨着活力,显得分外生动、活泼。死板的造型,老乡们最讨厌,称之为“死相”。

中国画讲神似,要求形象出来带着一种神韵。造型的神似,其实就是抓本质。抓住了事物的本质,形象就会带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蔚县窗花天然带着中国画的传统色彩。在造型上相当注重形象的神似,甚至不惜造形取神,在似象非象的形体上,酿出形象本质的韵味。韵味足,形象从本质上就显出它的活。耗子偷东西啃,一只红嘴红爪黄脑袋的小耗子在嗅着累累的葡萄;耗子的形貌相差甚远,但它本质毕显,比真耗子更耗子,那缩头藏尾的活态,让人看了叫绝。小雀儿叼虫,雀儿的嘴刻得相当醒目。雀嘴是不符合生活真实的,但却比生活的真实更真实,别具神韵。窗花的戏曲人物,头和身躯不合比例,武将们看不见脖子,女性们全塌着肩。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的美和真实,甚至更表现了这些人物形象的本质,看起来特别的活闪。“将无颈,女无肩”,这是对舞台人物的要求。武将挺胸抬肩,脖颈自然不宜显露。长细的脖子一露,那种雄赳赳的气概就没有了。仕女柔美,肩自然殊。女性双肩平端,必定就失去了美好的优雅体态。抓住了本质,神似非常,形象当然就活了起来。老乡们挑窗花,越是毫发毕肖相似的形象,越不喜爱。因为死板,就像从模子里托出来的东西。没“活气”。“活气”,只能存在形象的神韵里。

活是一种美,特别是一种民间美。活,意味着生气勃勃,精力充沛,生活向上。鲜艳的庄稼,跳蹦的禽畜,青青翠翠,活活泼泼,显示出来的是旺盛的生命力。生命的旺盛,是向上的表现,是生活愉快、幸福和美好的基础。病蔫蔫,死呆呆,总是给人以不快的。因此,“活”自然成为民间审美中的一个值得十分强调的品格。表现在蔚县窗花的造型上,就是对“活”的追求。

浓艳、强烈和响亮

蔚县窗花以阴刻为主,实大于虚,面多于线,这是为了点染着彩。“三分刀工七分染”。上色彩美的要求,又是蔚县窗花兴趣别致的一个重要方面。可以说,没有色彩就没有蔚县窗花,没有上色的特殊就没有蔚县窗花的特殊风格。

蔚县窗花在设色上,大胆泼辣到异乎寻常的程度,根本不受固有色、光源色等框框的限制,几乎是想怎么染就怎么染,怎么觉得好看怎么来。但是,这绝不等于无规律的随意涂鸦。窗花在色彩上独特的表现手法,仍然是有径可循的。它对色彩的认识是感性的,对色彩的理解是象征的,对色彩的适用又是主观的。它的色彩,猛一看大红大绿,奇艳无比;细细加以品味,又觉得搭配得十分妥贴,十分和谐,毫无生涩、强硬之感。正是这种色彩的独特表现手法,造成了蔚县窗花璨灿绚丽的画面,在视觉上给人以无比欢乐、喜悦的艺术享受。

在色相上,蔚县窗花追求浓艳,红要红到底,绿要绿到家,绝不含糊。所以它尽量用“原色”。这里的“原色”,不是指的三原色,而是指所有的色相必须标准,青就是青,紫就是紫,不能青不青紫不紫的模棱两可。它用色只有六、七种,从不把两种色掺合起来运用。一种色掺进另一种色,老乡们叫“色不正”。追求色彩的浓艳,既是农村生活习惯,也是农民的审美习惯。人长得健康,一定是红光满面,这是元气足的表现;来了稀客,送上一杯茶,还要加红糖水,让它酽酽的,表示自己真率的诚意。色彩浓艳,说明农民劳动感情的厚实和强烈。也说明他们在艺术欣赏感受上的厚实和强烈。惟有强烈的色彩,才能反映他们强烈的思想感情,也才能满足他们在艺术欣赏上的强烈爱好。素雅、淡薄和浑沌的色彩,在窗花上无立足之地。这样的窗花,根本没有人要。

在色彩的对比上,蔚县窗花强调热闹。这跟它作喜庆吉日的点缀和装饰有关。喜庆吉日就应当热热闹闹。红,暖调子,老乡们叫它“热色”。红太阳,红红的炉火,红灯笼,红扑扑的脸。红给人以光明、温暖、热切、激情和向上的感觉,是一种精力充沛、元气十足、健壮结实的表现。会有喜气洋洋的象征。蔚县窗花在设色上,是几乎以红为主的。红不仅成为画面上的主色、主调,而且不受固有色的限制,任何物体都可以点红。猫是红的,狮子是红的,连鸭子,羊、猪、牛、马,都可以是红的。总之,要的是画面的“热”。不过,画面除了“热”,还得“闹”起来。“闹”有耍戏、跳蹦、闪跃的气意。要使色彩“闹”起来,就得有强烈的对比。在窗花上,用得较多的另一种色是绿。所谓“红间绿,花簇簇”。绿色在感情和象征意义上,体现着新生、青春、轻柔、茁壮和生动。红绿相间,色相对比强烈;暖冷交错,色彩感受跳荡。为了破开这两种主色过紧纠葛造成的过分的紧张感。窗花上还使用莲青、纯黄、桃红、橘红、淡蓝等色彩,在线上或小面积的面上,加以点染间隔。一颗大石榴可以一半红一半绿,石榴顶端点以桂红,石榴带上染上纯黄,既破开了两种对比色过分强烈感,又造成一种节奏。莲花是红的,荷叶是绿的,红绿之间隔以轻浅的亮色,色感不仅和谐,而且更加亮堂、艳美。

窗花是贴在窗上的,另一个很重要的要求是必须亮。因此,它的色彩调子非常注意响亮。响亮的色彩调子,是由色彩的明度和纯度造成的。蔚县窗花使用染料色。这种色料,本身就无杂质、通明透亮的效果。如果用别的颜色染窗花,那就不称其为蔚县窗花了。就是使用染料色,也总是挑最纯的色,最亮的色运用。譬如红,它用得最多的是桃红,因为桃红的透明度比别的红大,点在画面上更为艳丽和招人惹目。老乡们最腻歪灰灰浊浊、阴阴暗暗的色彩调子,把这种色调称之为“带丧气”。一只花猫,可以染成桃红耳朵,纯黄的脸,桂红身子和绿尾巴。这样染,色彩的强度和明度都相当大,调子非常响亮。三朵绒绒的花摆在一起,红、黄、绿参差交错,既有跳跃感,节奏感,因为色彩强度和明度都大,还显得亮亮堂堂,鲜美活脱。

色相浓艳,对比强烈,调子响亮构成了蔚县窗花在色彩上的特殊风格。它的画面因而具备了欢欢活活,跳跳腾腾,热热闹闹的洋洋喜气,渗透着一种充沛的生命力,给人以分外光灿的感觉,显示了异样的艳美绚丽。

喜气洋洋的主题,饱满充实的构图,生气欢活的造型,浓艳响亮的色彩,这就是蔚县窗花艺术上的特色,也正是它那别具一格的美。

责任编辑: 尹智
    文艺名人 更多>>
文艺名人
    文联概况
• 主席团• 荣誉职务
• 委 员• 文联简介
• 历史沿革• 文联党组
• 文联章程• 团体会员
• 文联60载
    文档下载 更多>>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建站

版权所有  长城网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  1312006001  冀ICP备10001396号-1
增值电信业务(呼叫中心业务、短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冀B2-20090343